名师资源

宽容是一种信任(马杭中心小学 张春燕)

    “我叫你小鑫鑫吧!老师觉得你胖乎乎真可爱!”开学初,第一次与他面对面,我弯下腰微笑着对他说道。孩子眼珠子乌黑,一看就是桀骜不驯又很聪慧的那一类。“你一个人坐在后面好像有点孤单,来,我想离你再近一点儿。”我伸出手,牵起孩子,拍拍他的衣裤上的尘灰,摸摸孩子的小脑袋。“坐在前头,可不能在地上爬来爬去啦,大家都以你为榜样呢,我可不想每天看到你带着一群小蚂蚁在教室里爬来爬去哟。”“咯咯,哈哈哈......”孩子用力点头,豁开俩牙,用双手也拢不住开怀的笑。我们就此成为朋友,一份信任,让我们俩走近了一些。
    接手这个班时,对他就早有耳闻,幼儿园时已 “无法无天,胡作非为”。果不其然,刚开学没多久,就见识到了:下课时若是不严防紧守,他不是骂人就是打人,经常把小女生惹得哇哇哭,揍得小男生们嗷嗷叫,暴力指数:10;伤害指数:10,是个十足十的惹祸大王。让惹祸大王不惹祸,任重而道远。亲其师,信其道,我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。在开学的第一个月里,几乎每天都有孩子来找我告状。“老师,鑫又把xxx打哭了。”“鑫使劲儿地拽我辫子,好疼呀!”“看,鑫拦着我不让我进教室!”“鑫一直追着我跑,还打我!”“鑫把婷婷给推倒啦!”“鑫把我的毽子扔到了楼下,找也不见。”......孩子屡教不悔,往往上午刚刚耐心沟通,下午就老毛病又犯了。今天稍微进步一点点,明日又倒退千里。我感到非常沮丧,甚至想到生气处,产生了放弃他的念头。
    一日,正值秋老虎发威,热得狠、也躁得慌。鑫也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低气压,坐的格外端正,听课亦格外认真。临放学,只见孩子踯躅地在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冲进门,像小火箭似地弹射进来,只在桌角留下一朵美工课上制作的无名花儿,话也不说,便一溜烟儿跑没影了。这可能是我这一辈子见过的最粗糙的花朵,因着真诚,弥散着香味儿。让我想起佛堂之花,赤子之心,洁白亦无暇。也回想起这样一个故事,一个风流浪子,20年前,他是庙里的小沙弥,极得方丈宠爱。方丈将毕生所学全数教授,希望他成为出色的佛门弟子。他却在一夜之间动了凡心,偷偷下山,五光十色的城市迷乱了他的眼睛,从此自甘堕落。20年后的一个深夜,他徒然惊醒,窗外月色如水,澄明清澈地撒在他的掌心。他忽然深深忏悔,披衣而起,快马加鞭赶往寺里。“师傅,你肯饶恕我,再收我为徒吗?”方丈痛恨他的放荡,只是摇头:“不,你罪过深重,必堕阿鼻地狱,要想佛祖饶恕,除非,”方丈信手一指,“连石桌也会开花。”浪子失望地离开了。第二天早上,方丈踏进佛堂的时候,惊呆了:一夜间,佛堂里开满了大簇大簇的花朵,红的,白的,每一朵都芳香逼人。佛堂里一丝风也没有,那些盛开的花朵却簇簇急摇,仿佛在焦灼地召唤。方丈在瞬间大彻大悟。他连忙下山寻找浪子,却已经来不及了,心灰意冷的浪子重又堕入他原来的荒唐生活。在佛桌上开放的那些花朵,只开放了短短一天。是夜,方丈圆寂,临终遗言:这世上,没有什么歧途不可以回头,没有什么错误不可以改正。一个真心向善的念头,是最罕有的奇迹,好像佛桌上开出的花朵。而让奇迹消失的,不是错误,是一颗冰冷的、不肯原谅、不肯相信的心。

今日,我是做那临终有悔的方丈,还是一个可以引领小沙弥走入正途的人?方寸间我已然有了答案。每一朵花都会盛开,我们需要的只是时间。接下来的每一天,我都和鑫携手共进。鑫课间爱打架,我就陪他一起玩萝卜蹲,跳大绳,丢沙包......鑫字写得歪歪扭扭,如群魔乱舞,我就扶着他的手,一笔一画地教,写着写着,鑫的本子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大大鲜红的优,我越看越欢喜,其它孩子不甘示弱你追我赶,教室里的优秀作业遍地开花;鑫走路如野牛狂奔,横冲直撞,我便拉起他的手在饭后散步,我怎么走,他怎么走;他怎么走,我也学着走,走着走着,阳光下走路的我和他都笑了......
   “老师,鑫上课可认真了,读书也是绘声绘色。”“看!鑫的作业上又多了一个优!”“鑫和同学们团结友爱,待人友善。”“强强不会写数学,鑫教了他一遍又一遍。”......
    孩子们真心向善的心,仿佛是佛桌上的花朵,需要信赖、包容、原谅,并施以雨露,终有一天,清风自来,花自芬芳。人无完人,孰能无过,孩子的不完美也是美,因为不完美才是孩子真实的内心世界。孩子犯错,悉心教导,亲身示范,慢慢引导。用宽容来包纳他们的善心。宽容是一种信任,只有一颗宽厚仁慈的心,才能让孩子们慢慢向你靠近;宽容是一盏明灯,能在黑暗中放射着万丈光芒,照亮孩子们的心灵。宽容是一种期望,让我们满心温暖,正视过错,展望未来。老师的凶悍、冷漠、放弃,能够使一朵花枯萎;同样,我们的亲切、温暖、坚持也能催开人间千万株桃李。

参考书屋
    友情链接